Tursic & Mille - Galerie Max Hetzler
展览现场

“图像的问题本身, 抑或有关图像的主题并不引起我们的兴趣,这或许永远是绘画本身的问题。但什么是一幅画作?图像只是对一个时代的参考—我们这个时代的物理或数字污点。因此,一幅肖像画一旦转化为一幅画,就会变成一幅静物。我们的绘画是根据经验发展的,根据时代、普遍气候,简而言之,根据天气。” – 特西奇与米尔

麦克斯·赫茨勒画廊很高兴地宣布“奇怪的日子”,这是特西奇与米尔(Tursic & Mille) 在英国的首次个展。此次展出作品包括12幅绘画和2件雕塑,每件作品代表过去12个月中的一个月。它们以一种日历的形式,强调了绘画总是关于时间,以及它的荒谬性。

作为对这过去一年的反思,这对艺术家组合带我们穿过一个充满色彩、奶酪、比熊犬、猪、手指画、山峦、药片、护士和贵妇的奇怪日子的世界。在一个伪幻觉的境遇中,真实与想象的东西相互渗透。埃蒙塔尔芝士成为画面中心一个虔诚的图像;一只宣布春天来临的鸟只打了一个嗝;而旅行的梦想则变成了UFO。

虽然这可能会让人想起如同服了增肌激素一般的instagram 页面,以及当下图片过量的完美例证,但特西奇与米尔的实践取材于无限的、普遍的互联网档案,也参照了艺术历史传统的肖像画、静物画、宗教图标、浪漫主义风景和抽象表现主义。艺术家们解释说,当他们在21世纪初开始的时候,"由于没有人想看绘画,我们被迫创作那些跳到观众面前的绘画--描绘了一些显而易见的主题"。由此产生了以色情主题作为肖像画的作品、荧光粉的风景画和以便条贴去再现信仰的画作。

特西奇与米尔获得2019年著名的马塞尔·杜尚奖提名,被认为是他们这一代法国最具创新性的艺术家之一,其作品被巴黎蓬皮杜中心、第戎Le Consortium和里斯本贝拉拉多博物馆等收藏。

艾达·特西奇于1974年生于贝尔格拉德(Belgrade),威尔弗里德·米尔于1974年生于滨海布洛涅(Boulogne-sur-mer)。目前两人生活工作于法国南部。他们的作品曾以个展和群展形式在诸多美术馆及艺术机构中展出,其中包括:蓬皮杜国立文化艺术中心,巴黎(2019); 利摩日艺术博物馆(Musée des Beaux-Arts, Limoges),利摩日(2019);梅斯蓬皮杜中心(Centre Pompidou-Metz),梅斯(2018);魏丁根促进当代艺术基金会,魏丁根 (2017);博洛尼亚与拉文纳蒙特基金会(Fondazione del Monte di Bologna e Ravenna),博洛尼亚(2017);多勒艺术博物馆,多勒(2011);当代艺术中心(Le Consortium),第戎(2011);圣保罗艺术博物馆(Museo de Arte de Sao Paulo),圣保罗(2009)等。

艺术家的作品被以下公共机构收藏:现当代艺术博物馆(Berardo Museum - Collection of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Art),里斯本;蓬皮杜国立文化艺术中心,巴黎;奥弗涅大区当代艺术收藏协会中心(FRAC Auvergne),克莱蒙费朗(Clermont-Ferrand);勃艮第大区当代艺术收藏协会中心(FRAC Bourgogne),第戎(Dijon);法兰西大岛法国当代艺术中心—布拉多空间(FRAC Ile de France - Le Plateau),巴黎; 法国当代艺术收藏基金(Fond National d’Art Contemporain),巴黎;弗兰西斯基金会(Fondation Francès),桑利斯;当代艺术中心(Le Consortium),第戎;多勒艺术博物馆(Musée des Beaux-Arts de Dôle),多勒;塞尔尼昂当代艺术博物馆(Musée Régional d’Art Contemporain de Sérignan),塞尔尼昂等。